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工農家園 > 工友之家

世界上最黑(最長、最復雜)的路是啥?黑中介的套路

2019-10-26 17:54:15  來源:新工號51  作者:劉佳歡
點擊:    評論: (查看)

  前言:

  大家好,我是劉佳歡,一名漂泊在外的工人。前一段時間,我工作的廠子因為打算搬遷越南,沒訂單經常放假,我一看薪水少得可憐,干脆辭工回了老家,想休息休息,過了八月十五再出去。剛到家,就聽媽媽說,叔家的小妹小萍今年夏天第一次去深圳打工,就讓黑中介給騙了,現在是想要辭掉,又怕對方扣錢,不得不干下去,狀態很糟糕。

  晚上和小妹通了電話,我聽了她的遭遇心里也很難受,后悔沒有早一點把自己外出幾年用血換來的經驗教訓講給小妹。其實我們在外打工,工友們找工作,又有幾個沒有被勞務中介坑過?到陌生的大城市找工作,人生地不熟的,兜里的錢又不夠,多拖一天就要多掏一天的伙食、住宿費和車費,實在耽誤不起,黑中介就在這個時候趁虛而入了,尤其是社會閱歷不夠的小伙子小姑娘,更容易被繞進他們一手設計好的圈套,被坑得血本無歸。

  所以今天,我想把小妹的遭遇,還有這些年經歷過、目睹過的中介坑人套路寫下來。天下打工是一家,我們得看清楚黑中介怎么坑人,為什么坑人,再和他們斗智斗勇。

  壹

  小妹的遭遇

  小妹是6月初到的深圳,那時候天氣已經很熱了。招工的廠子不算多——經濟下行加上貿易戰,廠子大多不景氣,工人找工作就更難了。烈日下跑了兩天,小妹累得不行,又看工作沒找到合適的,錢卻流水一樣花出去,著急得很。這時候,一個自稱xx廠人事的姚先生打電話過來了,說是工廠直招,邀請她去廠子找他面試。

  小妹離家前在58同城上投了幾份簡歷,這個姚先生,就是收到了她的簡歷才聯系她的。上網查查,那個廠看上去挺大挺正規,她就答應了姚先生。

  第二天一早,小妹來到xx廠門口,姚先生和另外一個應聘的女孩已經等在保安室了。他給兩個女孩講了廠子待遇,小妹一看工資都是按勞動法算,還外加幾百塊錢的全勤獎和崗位補貼,心想給人打工,待遇還能好到哪里去呢?能找到這樣的已經算是不錯了,先做一陣再說,就留下了。姚先生讓她去附近的醫院體檢。體檢費是200元,轉賬給他,承諾干滿10天就退費。小妹一聽,心想反正錢是可以退的,就交了錢去體檢了。

  體檢回來已經下午了,她跟著姚經理進了廠子辦公室簽合同。本來以為入職手續辦完就完了,結果沒料到,姚先生告訴她,還得繳納560塊的保證金才能進廠。不過這個保證金同樣,干滿一個月就給退。小妹不情愿,但是200塊體檢費已經交了,現在走又退不回來,今天還要掏住宿費,咬咬牙,還是把賬轉過去了。

  本來以為進廠就能賺錢了,可是小妹沒料到的是,上班第一天,她就得知自己被騙了。

  對面焊電路板的大姐一邊干活一邊跟她閑聊,問她是怎么進來的,待遇怎么算。當她提到姚先生時,大姐居然說:“就是那個中介啊。“

  小妹一怔:“他說是直招啊。“

  沒想到大姐告訴她,4月份以來工廠就沒有直招過,都是中介進來的。滿勤崗補什么的也是假的,他們老員工都沒有。

  “之前在你這個位置做的小女孩情況跟你一模一樣,也是這個中介。一開工資傻眼了——你們中介過來的,加班費是一個小時15塊,周末是一個小時17塊,跟我們不一樣。轉正要等至少三個月,不過也有拖了半年還沒轉的。“

  按照深圳市最低工資標準,時薪是一個小時12.22元,那么乘以1.5,平時加班就應該有18.3元了。

  大姐還在講, “那個小姑娘干了一個月就走了,聽說保證金沒要回來,工資里又扣了500塊中介費,你說這中介也太黑了,是不是?“

  小妹已經沒有勇氣再聽下去了。

  回想起自己辦入職的一幕幕,小妹越來越覺得自己被騙得明明白白——合同上,乙方自己簽了名,可是甲方是空白,何況已經被姓姚的收走;不提前說除了體檢費還有其他費用,一步一步錢越交越多,她想走也走不了了;帶她到廠子辦公室簽字,還自稱自己就是人事,分明就是和廠里串通好了騙人……

  果然,找到姚先生,他就翻臉不認賬了。還威脅小妹,如果做不滿兩周就走,不但錢退不回來,工資也一分錢沒有。

  按照中介開出的價碼,小妹起早貪黑干一個月,才能拿到3000多一點。她和一起進來的女孩找過工廠人事,對方一問三不知,推諉責任。可中介姚經理態度蠻橫,后來連電話也不接了。小妹白天都在車間干活,根本堵不到他,又深知現在辭工不但沒掙到錢,還虧了400,很是絕望。

  真是一幫吃人不吐骨頭的家伙啊!

  貳

  中介坑人套路大盤點

  高昂的“押金”和中介費

  中介收費名目繁多,什么押金、保證金、防偷盜、防打架斗毆費,其實都是他們斂財的由頭罷了。

  在交第一筆錢的時候,中介是不會告訴你還得交哪些的,目的就是為了讓你先掏錢,在退不了的壓力下一筆一筆接著掏。想找個工作,中介費和押金加起來少則幾百,多則上千,把我們從家帶的錢掏個精光,可見他們要賺多少黑心錢了。

  更可惡的是,中介會千方百計的拖延、少退甚至不給退押金,要是遇上中介不再和廠子合作,這些錢更是追不回來。

  招工信息造假

  黑中介要么在58同城、趕集網、百度招聘等咱們找工作常用的招聘網站發布廣告,或要么在路邊擺攤掛牌。不同的方式,相同的是其中信息都是假的。

  標明在省城的廠,真實地址可能在千里之外;寫得是富士康、聯想等大企業,去了才發現實際是沒保障、不講勞動法的小破廠;所謂“底薪按工資標準,加班1.5倍,周末2倍,綜合月薪4500-7000”更是全憑胡謅,進了廠就知道,壓根兒就沒有這回事,扣掉中介費和食宿費,能賺3000就燒高香了。

1.webp.jpg

  58同城上的招工廣告,我們都知道到手的工資不可能這么高

  同工不同酬

  《勞動合同法》 第六十三條 :被派遣勞動者享有與用工單位的勞動者同工同酬的權利。用工單位應當按照同工同酬原則,對被派遣勞動者與本單位同類崗位的勞動者實行相同的勞動報酬分配辦法。

  紙上這么寫,到了實際中可就不是這么回事了。勞動監察部門歷來和這些黑廠黑中介穿一條褲子,他們對大規模的違法行為視而不見,廠子老板和中介老板,便愈發囂張地吞掉勞務工的血汗錢。明明干的是一樣的活,工資卻比正式合同工少了不少,果然是餓死我們工人,喂肥了資本家集團。

  假直招和假招工

  和廠子合作假裝直招,應聘最后環節再收取中介費;或者像我小妹小萍一樣,通過身邊工友,或者發工資、糾紛才得知自己根本不是和廠子簽的合同。我知道最坑的是有一種,工友就怕遇上黑中介,親自到工業區一家一家跑,問保安招不招工,結果還是跟駐守廠內的中介騙子簽了賣身契,根本躲不掉。

  再來說說假招工,這是最可惡的一招:和工廠的人提前勾結好,謊稱招工帶進去轉一圈騙取信任,收費后再丟到外面。完完全全是詐騙了,坑了錢、浪費了時間,連工作都沒有。

  其實說起來,勞務中介也沒有多么高超的騙術,坑人之處無非是以上幾點。可現在,很多廠子招工,全部通過中介才能進去。正規一些的,明確告知你和中介簽合同;而很多廠甚至和中介串通起來,假直招、假招工,工友就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成了派遣工。

  大家知道中介黑,卻是防不勝防。如果工作不好找,或者打季節性的短工,還不得不“主動”去中介接受盤剝。

  哪怕是所謂不收費的中介,實際上還是要克扣我們的錢。比如廠子給中介的工價是一天180,到了我們手里,就只剩下160、150甚至更少了。只要你干一天活,中介什么都不用做,就能賺幾十塊,那么多人又能入囊多少暴利啊。

  那么,既然中介賺得都是我們工人的黑心錢,像寄生蟲一樣趴在我們身上吸血,它又為什么能長久存在,并且規模越來越壯大呢?這恐怕還得從它的誕生說起。

  叁

  勞務派遣的前世今生

  所謂中介,就是勞務派遣公司。在勞務派遣中,我們工人與派遣公司簽訂勞動合同,派遣公司再與用工企業簽訂勞務派遣協議,把工人派往用工企業工作。這種間接用工的形式早就在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出現了,是資本家們發明的節省用人成本的一大法寶。

2.webp.jpg

  不過,我國勞務派遣的起點和西方不同,它是伴隨著改革開放的浪潮誕生的:

  上個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第一批勞務派遣公司出現了,這批公司主要是為了解決國外企業到中國設立辦事處或者分公司的用工問題。

  勞務派遣的興起則是從90年代開始的。國企開始了“鼓勵兼并、規范破產、下崗分流、實施再就業工程”的暴風雨式改革,不少曾經的標桿國企落入私人手中,數千萬工人一夜間失去了他們作為共和國主人的一切——收入、福利保障、勞動的權利和尊嚴。

  雪上加霜的是,農村集體經濟解體的弊端也開始顯露出來,由于農村建設的荒廢,剩余勞動力紛紛涌入城市和東南沿海地區,所謂“盲流”引發了一系列社會矛盾。

  大批失業人員容易引發社會動蕩,威脅資產階級的統治,這一點是各國統治者都明白的簡單道理。當時從改革中逐漸壯大的官僚資產階級自然也深諳其道。

  在這樣的背景下, 2003年8月的全國再就業工作座談會上,胡錦濤提出“我們要積極發展勞務派遣和其它類型的就業服務組織,指導分散單個的下崗人員組織起來,為他們實現再就業組織依托和補助”。

  各地政府紛紛成立再就業中心,并牽頭成立了一批國資勞務派遣公司,把下崗職工以派遣的方式組織起來,在一些臨時性、輔助性,或者最廉價的崗位上,安排這部分下崗工人再就業,讓他們不至于沒飯吃。

  有飯吃有事做就不容易鬧事反抗,勞務派遣成了保證國企裁員順利進行的穩定器,它以極低的價格收買了上千萬工人,工人們從此成了流水線上的機器,任資本家剝削的奴隸,而官僚資產階級,則邁過了篡權復辟的最大阻攔——人民。

  可以說,勞務派遣從在中國出現起,就具有了反動的性質。

  不過,下崗潮過去后,勞務派遣為什么不但不萎縮,反而日益發展壯大呢?

  隨著資本主義經濟的發展,工人和老板的沖突也更尖銳了,老板們在國家機器中的代言人為緩和矛盾,不得不出臺了《勞動法》、《勞動合同法》、《社會保險法》等勞動保障法律,并開始落實一部分的條款。

  老板們一看,又要交社保,又要符合最低工資標準,成本可提高了一大截。怎么辦?他們難道會心甘情愿的減輕剝削程度,讓工人過得好一點嗎?

  事實證明了這一點——《勞動合同法》從 2008 年 1 月1 日起正式施行的一年時間內,中國勞務派遣用工數量從2000 萬增長到2700 萬。勞務派遣相關的法律很模糊,監管部門也樂得護著企業,對大量侵害工人權益的行為裝失明,企業就有空子可鉆了。

  《勞動合同法》 第五十九條:“勞務派遣單位派遣勞動者應當與接受以勞務派遣形式用工的單位(以下稱用工單位)訂立勞務派遣協議。勞務派遣協議應當約定派遣崗位和人員數量、派遣期限、勞動報酬和社會保險費的數額與支付方式以及違反協議的責任。”

  《勞動合同法》 第六十條:“勞務派遣單位應當將勞務派遣協議的內容告知被派遣勞動者。”

  也就是說,工人的社保究竟該由用人企業還是派遣公司交,需要他們兩方協商好,并把協商的結果寫進勞務派遣協議,告知工人。但是實際中,經常變成了企業和派遣公司之間的暗箱操作,企業甩鍋給勞務,勞務又不給繳納的情況也很常見,一旦工人追繳便相互踢皮球。

  畢竟勞務是要賺錢的。按理說,廠子老板要向派遣公司支付勞務費,其中實際就包含了咱們工資和社保的費用,所以他在這一項上是省不下錢的。可是他們往往開出更低的工資,不給工人繳納社保,相當于在中介那繞了個彎兒,降低了工資待遇,進一步私吞工人的勞動成果。

  而中介呢?廠子老板把額外掠奪來的財富分了一部分給中介老板,這就是服務費了。這還不算中介公然違反法律,向工友們敲詐勒索的各類中介費。

  工廠通過自己、勞務中介和工人的三方間接機制,更規避了發生糾紛的風險。一旦工友發現工資待遇有什么問題,工廠人事就裝傻充愣地把你趕出來,讓你去找中介;而中介也會默契地再把你推回廠方。沒有明確的責任人,維權也會難上加難。

  由此可見,勞務派遣已經成了企業壓縮用人成本,逃避對勞動者責任的溫床。我們都說中介黑,卻不要忘了,廠子老板和中介老板是勾結在一起的,他們彼此串通,瓜分了無償占有工人的勞動成果。這是資本家們的本質,他們會聯合起來,共同壓榨工人。

3.webp.jpg

  中介介紹的派遣工呢?接受了工廠老板的剝削還不夠,還得被中介老板再剝一層皮。貪婪的廠子,黑心的中介,加上表面公正,實則和資本家穿一條褲子的勞動監察部門,構成了壓在派遣工身上的“新三座大山”,這就是勞務派遣背后的實質——資本家為了吸血發明出來的怪胎。

  肆

  遇上黑中介怎么辦

  說到這里不知道大家會不會覺得絕望——面對這“三座大山”的欺負,難道我們無能為力嗎?

  不,當然不是。我也見過很多有經驗的工友,能在復雜的斗爭中討回公道。

  在辦理入職時,反復詢問需要繳納的費用一共有哪些,是否是直招等。要求先進廠里看(防止廠名和宣傳不符),再體檢、簽合同。如果對方要求你繳納大筆體檢費、押金、保證金等,那么它一定是一家黑中介了,絕對不能給他交錢,發現不對要盡快離開。即便已經交了一部分也不要猶豫,要爭取要回來,拒絕入職。因為他們欺負人是沒有底線的,以后還會勒索更多。

  簽合同時,盡量找機會拍照(因為萬惡的資本家大多數時候是不會給我們留合同的)。和人事/中介人員交談前,打開手機錄音,錄下對方關于待遇等問題的承諾。上班期間的廠牌、考勤記錄、請假條、工資條等證明勞動關系的證據,也要留心保留或拍照。一旦日后發現被坑,可拿著證據向對方施壓。

  如果還是被騙了,怎么辦呢?

  面對死不認賬、拖欠工資的中介,最有效的辦法就是聯合同樣被騙的工友,一起去討薪。派遣工的工資是先由廠子交給中介,中介再發給我們,我們需要先搞清楚,是廠子拖欠中介錢,還是中介拿到錢后沒給我們發工資。如果是廠子拖欠,所有工友——包括正式合同工都拿不到工資,那么就和全廠員工一起追討,找的是廠子;如果是中介拖欠或者克扣,那么找中介才有效。

  在中介招工處施壓是最好的辦法,我們可以拿著證據,去向中介獵取的下一批目標揭露他們的罪行。有的中介兼營臨時工業務,因此早上上班前或晚上下班后會在本廠門口帶著臨時工出現,這也是可以利用的時機。切記,不要被他們忽悠,離開了招工場所。一旦進入辦公室等相對封閉的環境,我們的處境就很被動了。

4.webp.jpg

  當然,也可以“敲山震虎”,聯合勞務工兄弟姐妹開展罷工斗爭,借施壓廠子倒逼中介付清工資。不過這在勞務工較為集中,且權益受損相似的工廠才有可能。

  也可以考慮集體投訴到勞動局。不過大家一定不要被勞動局不偏不倚的外表所迷惑。黑中介每天騙那么多人,沒點后臺怎么可能做得下去?集體投訴只是施壓的手段,主動權一定要掌握在我們自己手里。

  最寶貴的一條原則:資產階級聯合起來壓榨工人,那么工人也一定要聯合起來反抗,受壓迫的無產者聯合起來,就能奪回屬于我們的面包。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辽宁福彩35选7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