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郭沫若和胡適,哪個更有骨氣?

2019-10-29 14:18:00  來源:平原公子  作者:申鵬  
點擊:    評論: (查看)

  今天,我們講兩個文化名人,一個是郭沫若,一個胡適。

  很長一段時間,網絡上鋪天蓋地都是抹黑郭沫若的段子,偽造他的詩文,偽造其他名人對他的評價;另一方面,很多人又把胡適吹上天,一口一個“先生”,把他捧成追求自由民主的文人典范。

  這是典型的“公知”論斷,但凡支持共產黨的,都被他們抹黑,但凡反共的,在他們眼里都是“自由斗士”。你順著這個邏輯去看,基本上不會錯。

  我聽了這些話覺得好笑,又沒有功夫和這群人辯論,今天寫篇閑話,說說胡適、郭沫若這兩人“骨氣”。

  要說骨氣,人生在世,最考驗骨氣的就是——人在國家危亡、個人生死存亡的關頭,做什么樣的選擇?是選擇利己,還是選擇國家和人民?

  舉個例子,1949年支持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只能算識時務者為俊杰,1927年和中國共產黨站在一起,那才是鐵骨錚錚的大英雄,因為那時候,蔣介石反共,全國殺得人頭滾滾,不要說共產黨,哪怕是支持進步的人民群眾、青年學生、國民黨左派,都有無數人喪生在屠刀之下。而郭沫若,在這個時候,如“疾風知勁草”,站在了革命一邊,站在了共產主義一邊。

  1927年,郭沫若本來依舊是國民黨政治部副主任,中將軍銜,深得器重,前程遠大。然而這個時候,郭沫若放棄高官厚祿,毅然加入中國共產黨,并且公開發表文章《試看今日之蔣介石》,怒斥蔣介石“背叛國家,背叛人民,背叛革命”。不但如此,他還在1927年下半年前往江西,參與了南昌起義,被老蔣痛恨至極,懸賞五萬銀元捉拿郭沫若。他在最危險的時候,加入中國共產黨,說明他是準備為了理想而犧牲的。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郭沫若本可以在海外安然渡過,但他毅然從日本回國,發動一切力量宣傳抗戰,創作了大量鼓舞士氣民心的作品,把所有力量都用于對抗日本侵略者。他在中華民族最危難的時候,選擇回國抗戰,說明他是一個堅定的愛國者,把個人命運和國家命運綁在了一起。

  我請問諸位,這樣一個守大節、明大義的戰士,在關鍵時刻做出偉大決定的人物,如何沒有“骨氣”了?

郭沫若和胡適,哪個更有骨氣?

  某些人不明白,郭沫若不只是一個文人、文學家、詩人、學者、大才子,他也完全不在乎這些頭銜,他主要是一位堅定的革命家,一位為無產階級革命發聲的知識分子,一位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建國之后,郭沫若牽頭成立了中國科學院和中國科技大學,現在我們講的“唯物史觀派”,就是郭沫若創立的。他崇拜潤之先生,他信仰共產主義,他的一生是一以貫之、堅若磐石的。你可以不喜歡他,但你必須對他肅然起敬。

  我們再來看看胡適“先生”的骨氣。

  1935年,“華北事變”,日本侵略軍蠶食華北;在這個時候,胡適主張放棄東北三省,致信蔣介石,建議“承認”偽滿洲國。胡適給出的理由是:以東三省數千萬人民被日本蹂躪50年為代價,資源被日本掠奪50年為戰略,可“繼續剿共50年”。胡適還大加稱贊汪精衛的所謂“日華和平”政策,并且和汪精衛合伙開辦了“低調俱樂部”,籌劃妥協投降。連國民黨內部都痛罵胡適是“漢奸”。胡適是逆向民族主義者的祖宗,他有句著名的名言,叫做“中國百事不如人”,還有句名言,叫做“中國不亡,世無天理”,這也是他對民族全無希望,對國家全無信心,一心想著早日投降的思想根源所在,今天那些滿嘴“中國應當被殖民三百年”的帶路公知,都是他的徒子徒孫。

  剛剛說到了,1937年抗戰爆發,郭沫若毅然回國,參加抗戰,這時候蔣介石都發表“廬山談話”,宣布全民族抗戰了,胡適還在拖老蔣的后腿,在廬山談話上,胡適還在替日本人做說客,勸蔣介石“再做一次和平的努力”,來“徹底調整中日關系,謀50年和平”。這個時候,七七事變都發生了,日本人都打到頭上來了,明擺著要滅亡中國了,胡適還在“謀求和平”?這不是勸老蔣“和談”,而是在勸老蔣“投降”。

郭沫若和胡適,哪個更有骨氣?

  幸虧老蔣沒有聽他的,胡適被蔣介石派到美國去爭取美國援助,結果胡博士正經事情不干,跑到美國游手好閑,天天去大學里刷名譽博士,刷了20多個博士。當時舉國抗戰,無數仁人志士趕赴抗日戰場,而胡適卻千方百計賴在美國享清福,還大言不慚說:【“做學問不光是為了救國,學問是要給我們一生一點無上的愉快享受”。】

  連蔣介石都對他的行為看不下去,罵道: 【“胡適乃今日文士名流之典型,而其患得患失之結果,不惜借外國之勢力,以自固其地位,甚至損害國家威信而亦在所不惜。”】

  到了60年代,老蔣想起胡適,還得罵兩句: 【“此人實為一個最無品格之文化買辦,無以名之,只可名曰‘狐仙’,乃為害國家,為害民族文化之蟊賊。”】

  試想一下,一個人,混到連蔣介石都要罵他是“買辦”了,他得買辦到什么程度啊?

  胡適非常推崇美國文化,一口一個獨立、民主、自由,然而此人對權力、地位偏偏又無比迷戀,蔣介石請他當官,他來者不拒,蔣介石給他送錢,他也來者不拒,嘴里喊著自由,卻為獨裁者張目,對蔣介石父子百般頌揚,在美國期間,他拿著蔣介石的錢,肉麻吹捧,令人作嘔,可見其表里不一,虛偽至極。

  今天我們可以從臺灣解密的檔案中,看到蔣介石和俞國華的密電,可以查實的有給胡適的9次,每次是5000美金,共有4.5萬美金。當時因為《自由中國》社抨擊蔣介石臺灣政府的恐怖統治,遭到特務警察沖擊,很多人被捕,結果胡適發表聲明,退出《自由中國》社,置同仁于不顧。胡適給蔣介石父子做吹鼓手,寫《臺灣是多么的自由》,可是蔣介石卻不領情,私下里寫日記吐槽道: 【“對于政客以學者身份向政府投機要脅,而以官位與錢財為其目的。伍憲子等于騙錢,左舜生要求錢唱中立,不送錢就反腔,而胡適今日之所為,亦幾乎等于此矣,殊所不料也。總之,政客既要做官,又要討錢,而特別要以‘獨立學者’身份標榜其清廉不茍之態度。甚嘆士風墮落,人心卑污,今日更感蔡先生之不可得矣。”】

  蔣介石一生文章寫得又臭又長,唯有這一段諷刺胡適的話,極為精彩,說:“(胡適)既要做官,又要討錢,還要裝什么‘獨立學者’”,人品簡直卑劣至極。”

郭沫若和胡適,哪個更有骨氣?

  胡適最卑劣的事情,還不是做蔣介石的御用文人,而是拿了蔣介石的錢,出賣同仁和朋友。楊杏佛是胡適至交好友,當時北平有一群學者學生,因為支持抗日,被蔣介石政府收押,受遍酷刑,當時胡適和楊杏佛去看望這些愛國人士,這些人中間,還有胡適的學生,寫著血書請恩師胡適救人。

  結果胡適離開之后,對公眾賭咒發誓說:政府沒有虐待愛國人士,沒有酷刑,沒有打罵,生活條件很好,除了地方窄了一點,大家“賓至如歸”。

  楊杏佛與他不同,楊杏佛眼睛不瞎,嘴巴不歪,說了人話,做了人事,他們對胡適的行為也非常鄙視,這時候,蔣介石派人暗殺了楊杏佛,楊杏佛走在大街上,抱著兒子,被特務活活打死。

  楊杏佛的追悼會上,社會名流都來了,宋慶齡、孔祥熙、魯迅、葉企孫,共產黨、國民黨、左中右都來了,魯迅先生出門的時候被軍統威脅,說你要是參加楊的葬禮,就不要回來了,結果魯迅把鑰匙丟在家里就出門了。但是,他的“至交好友”胡適沒有來,人影子都看不見,最無恥的是——他還造謠說楊杏佛脾氣不好,沒有人緣,所以才會死,和蔣委員長沒有關系。

  所以,我說胡適這個人,根本談不上什么骨氣,而且虛偽矯情。

  1962年2月24日,胡適因心臟病去世。老蔣給他寫了一副親筆挽聯,叫做“新文化舊道德的楷模,舊倫理新思想的師表”,看起來非常大方;然而呢,老蔣在當天的日記中寫道: 【“聞胡適心臟病暴卒,對革命事業確實去除了一個障礙。”】

  這倆人一輩子表面上客客氣氣,骨子里老蔣對胡適嫌棄得很。

郭沫若和胡適,哪個更有骨氣?

  對于胡適之先生這樣的人,我們也可以拿魯迅先生的原話來評價: 【“誰知道人世上并沒有這樣一道矮墻,騎著而又兩腳踏地,左右穩妥,所以即使吞吞吐吐,也還是將自己的魂靈梟首通衢,掛出了原想竭力隱瞞的丑態。丑態,我倒說還沒有什么丟人,丑態還蒙著公正的皮,那才叫人作嘔”。 “嘴里吃得著肉,心里還保持著不忍人之心,又有了仁義道德的名目。不但騙人,還騙了自己,真所謂心安理得,實惠無窮”。】

  胡適這種人,只是個有錢有知識的富家公子哥兒,命生得好,機緣巧合成了那個時代文化屆的名流和領軍人物之一,他這一生,嘴里喊著獨立、自由,可是他從未真正“獨立”過,他習慣于依附于強者,美國人、日本人、蔣介石,都可以是他的“主子”。他這一生過得容易,只要依附于當權者,一生富貴平安,沒有為國家出一份力,沒有為人民流一滴汗,說著些冠冕堂皇、瀟灑漂亮的屁話,到了后世,就能贏得一大波的粉絲和擁躉,吹噓他的“自由”和“獨立”。

  可嘆那些真的猛士,一生面對無窮的黑暗、淋漓的鮮血,坦然相對,努力抗爭,根本不在乎自己的生命,更不在乎自己的身后名。就因為他們不和胡適這樣的人一樣,不和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公子小姐們混在一起,不會紅袖添香四手聯彈袖手談風月。所以,他們的事跡被扭曲,他們的名聲被抹黑,他們被“打得粉碎”,我這里,說的不只是“郭沫若”。

  只看胡適和郭沫若,前者代表地主、買辦、官僚、資本家等舊中國精英階層的利益,甚至代表帝國主義的利益,后者代表廣大被壓迫的工人、農民、無產階級、勞苦大眾的利益,并且畢生為之奮斗,不惜置身于險境,九死未悔,請問,誰更有骨氣?

  這里辟個謠,有人造謠說魯迅先生寫過:“遠看一條狗,近看XXX”。純屬造謠,魯迅先生從未說過這樣的屁話,相反,魯迅先生在《答徐懋庸并關于抗日統一戰線問題》中說: 【“我和茅盾,郭沫若兩位,或相識,或未嘗一面,或未沖突,或曾用筆墨相譏,但大戰斗卻都為著同一的目標,決不日夜記著個人的恩怨。然而小報卻偏喜歡記些魯比茅如何,郭對魯又怎樣,好像我們只在爭座位,斗法寶。”】

  好好用自己的腦子想一想,魯迅、郭沫若這兩位,一直是堅定地站在國家民族解放一邊的,正如魯迅先生所說:大目標是一致的,為了共同的理想而奮斗。根本不可能像現代公知們形容的如此低俗、小氣,一心搞門戶私計。

  像高曉松這種人,自己不學無術、油膩狡詐、心地陰暗、信口雌黃,他自己什么樣,所以看先賢戰士,也是這個樣。

  最后,正如魯迅先生說的: 【“蒼蠅終究是蒼蠅,戰士終究戰士”。】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辽宁福彩35选7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