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李仁方:智利暴亂背后的民生疾苦與政黨紛爭

2019-10-29 11:55:28  來源:中國網  作者:李仁方
點擊:    評論: (查看)

  智利幾十萬人示威抗議,要求政府和議會解決民生問題,而議會卻在表演“政治秀”。

  2019年10月14日以來,智利爆發了一場地鐵票漲價30比索(人民幣1元約合100智利比索)引發的大規模社會騷亂,而社會騷亂的背后是智利老百姓的辛酸,是社會長期積累的不滿情緒,也是歷屆政府忽視民情釀成的苦果。

李仁方:智利暴亂背后的民生疾苦與政黨紛爭

  受近幾年經濟不景氣影響,智利中低收入群體的收入增長乏力,而民眾基本生活成本不降反漲,底層百姓的生活狀況出現惡化趨勢,社會矛盾不斷累積。這次智利地鐵票漲價30比索的小事件,卻引爆了過去30年來民眾對收入分配不平等、貧富差距不斷擴大、民生項目價格持續上漲等問題不滿的大情緒,最終爆發了大規模的民眾抗議活動。

  工薪階層的長期低薪狀態難以改變

  從收入水平看,智利民眾長期處于低薪狀態。從智利工薪階層的收入狀況看,人均月薪中位數是40萬比索,但人均月薪為57.3萬比索,多數工薪階層雇員工資都低于平均水平。

  根據對多個智利企業的最新調查,當前中小企業向雇員實際支付稅后工資每月約為40萬比索,科技型企業員工月均工資水平可以達到70萬比索左右。科技型企業員工收入雖高,但對員工教育背景和知識要求也高,而高企的學費使得低收入階層很難通過大學教育進入高收入階層。

李仁方:智利暴亂背后的民生疾苦與政黨紛爭

  由于經濟不景氣和外國移民大規模涌入,智利失業率明顯上升,居民收入增長難度更大。根據智利大學微數據中心“職業和失業調查”數據顯示,首都圣地亞哥2019年9月失業率為8.3%,遠高于近10年平均水平7.7%。近日調查了6家智利企業,其中4家企業在過去一年里增加了雇員,但新增雇員基本都來自委內瑞拉和海地。最近幾年里智利新增外國移民200萬人,這對智利本地居民的就業沖擊效應明顯。根據Activa Research的研究報告,有54%的智利人認為外國移民對他們的就業及其收入增長有不利影響。

  基本生活成本居高不下與公共服務短缺并存

  居民收入增長難,而基本生活成本上漲易。根據2019年Mercer全球生活成本排名,智利首都圣地亞哥位居全球第79名,排名南美洲第二(比2017年上升了三位)。以各項居民基本生活消費支出占人均月收入(以中位數水平40萬比索計)的比例衡量,在地鐵票漲價后每人每月交通費占比約10%,水電費(有冰箱)占比約9%,一日三餐伙食費占比約35%,一套普通公寓的房租及物業管理費占比約55%,一所私立學校每月學費通常占比約95%。

李仁方:智利暴亂背后的民生疾苦與政黨紛爭

  與此同時,公共服務價格高、質量差且供給不足等問題突出。智利每千人擁有醫院床位2.2個,遠低于阿根廷、烏拉圭等其他拉美國家。多數家庭每月醫療保險費都在16萬比索以上,但實際可享受的醫療服務少,很多重病患者往往在排隊等候中離世。智利教育投入占GDP之比為1.1%,而烏拉圭為5%,阿根廷為4%。公立學校教學質量難以達到國民期望,而私立學校月均學費通常為30萬-80萬比索,超出多數普通員工的工資水平。

  智利每年大學學費為200萬-800萬比索不等,就業前景好的專業年學費多超過400萬比索,低收入居民多負擔不起高昂的學費,因此也難以獲得高收入的專業技能型就業崗位。此外,每月不足500美元的退休金讓老人們生活艱難,低收入階層的民眾對此嚴重不滿。

  民生部門過度私有化與民生狀態持續惡化

  智利的生活消費成本如此之高,這與民生部門過度私有化及其控制財團社會責任約束不足有很大關系。最近30多年以來,智利不僅對水、電、氣、通訊、交通等部門進行了私有化,而且對醫療、教育、社保資金管理等公共服務也進行了私有化和市場化。來自西班牙等其他國家的財團在智利控制著這些民生部門,并進行高度壟斷經營,比如專業養老金管理公司AFP、國家電力公司ENEL、電信公司Movistar、Santander銀行和BBVA銀行等。

  這些掌控智利民生部門的財團以獲取利潤為根本目標,他們不必為智利國民承擔過多的社會責任,而智利政府也未對他們施加有效的責任約束。因此,在各項事關國民生活水平和生活質量的產品及服務上,這些財團在價格制訂和調整上擁有“超權力”,在供給數量和質量上也有很大的自主決策權。一旦匯率波動可能危及其利潤目標,這些財團就會以漲價方式來彌補可能的資產收益損失,而這無疑會加大智利民眾的經濟與生活壓力。

  政黨紛爭與民生問題長期持續累積

  10月22日晚,皮涅拉總統宣布了20條改革措施以回應民眾訴求,但這些措施還需要邁過艱難的政治程序。事實上,智利民眾在過去幾十年里都在呼吁改革稅收法律、勞工法規和養老金制度,但始終未能得到根本解決,關鍵障礙來自政黨之間的惡斗。

  在過去一周里,智利幾十萬人示威抗議,要求政府和議會解決民生問題,而議會卻在表演“政治秀”,議員們從先前的互相扯皮到現在的謾罵和廝打。盡管廣大智利民眾希望各黨派共同攜手解決民生問題,但部分黨派卻在準備彈劾皮涅拉總統,而對民眾聲音充耳不聞。

李仁方:智利暴亂背后的民生疾苦與政黨紛爭

  實際上,智利各政黨始終堅持黨派利益優先,以民主的名義反對反對黨提出的任何議案,包括有助于根本解決社會民生問題的諸多議案。可以說,各政黨之間紛爭不斷,政府運行效率低下,是多年以來智利民生問題持續累積的重要根源。

  正如10月22日晚皮涅拉總統公開講話所言,“這些(民生)問題一直累積,是前幾任政府和我們都沒做好的原因”。民眾抗議的“不是30比索,而是30年”被各政黨及政府視而不見的民生惡化問題。在過去30年里,因為政黨紛爭和政府低效,居民生活成本持續上漲,社會不平等程度加劇,最終釀成了這次全國性大規模的民眾抗議。

  【李仁方,西南科技大學拉美研究所研究員。本文原載“中國網”】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辽宁福彩35选7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