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中國的問題不在讀書做官,而是讀書做神

2019-10-29 09:26:37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道一人
點擊:    評論: (查看)

  昨天我在紅壇發表了《演角色與演自己:當下中國影視演員與古代中國巫儺是同一撥人》(http://www.qdqdio.live/Article/wsds/wenyi/201910/213326.html),闡述了以下觀點:

  中國的電影和電視劇演員在熒屏上假借角色,其實是在展示自我,處處表現自我而不是角色,唯一目的在于積聚粉絲力量,多多益善,壟斷某一方面話語權――話語權與他的利益直接相關。據研究:粉絲量就與他的廣告收入成正比,廣告公司正是以粉絲量作為價碼依據。這與古代中國的巫儺文化是一致的:巫儺假借溝通天地人,其實是神化自己,將自己抬上神位,假借信仰壟斷話語權,獲取現實功利。

  其實最早是想寫一篇知識分子讀書究竟為什么的文章,寫了好幾次感覺無力,寫不下去。頭沒開好那將導致誤讀,差之毫厘,遠之千里,一直擱置沒法動筆。前幾日論壇上忽地讀到遼寧王忠新的一篇短文,談及影視界“洗錢”問題,給了我靈感,寫下了昨天那篇讀后感,今天可以接續。

  知識分子問題是當代中國最大話題之一。話題龐大,千頭萬緒,不亞于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后來發覺知識分子問題也是“十月革命”后前蘇聯的中心話題,斯大林在此有精辟論述,也是激蕩西歐(法國等)社會的重要思潮。然而你無法按照他們的思路,因為東西方差異太大――前蘇聯及歐洲“知識分子問題”的中心議題在“階級屬性判斷”,而在中國是“讀書目的之辯”。

  “文革”的一個重要方面就是批判“讀書做官論”,八十年代我們反思“文革”,批判“讀書無用論”。然而今天看來純粹“偽反思”,批錯對象,文革思潮并無半點“讀書無用論”,反而是“讀書有用論”,甚至經常滑向“讀書決定一切論”,不得不以“又紅又專論”來矯正;真的沒有半點“讀書無用論”,我們“生在新社會 長在紅旗下”這代人可以作證。沒有“文革”的讀書有用論,哪來八十年代的讀書熱?哪來我們今天遍及各行各業的精英?正是“文革”的“讀書有用論”才造就了后來精英的層出不窮,古代歷朝歷代都未曾出現過這個局面;“文革”張揚的讀書目的是為革命,為國家。

  “文革”的批判對象是“讀書做官論”,然而今天看來驚天動地,然則見效全無;就像這塊土地上的歷次群眾運動,風風火火,風過留下一地樹葉,其他全都依舊如常。看看全國各地公務員報考,都是最火最熱門的一項,九十年代持續到現在,這證明“讀書做官論”根深蒂固,倒是嘲諷“文革”的批判恰似田間稻草人。

  我以為批判的立論不對,中國的問題不在讀書做官,而是讀書做神。讀書明理有知識,選賢任能做官,這是天經地義,這個原則既使放在風云激蕩的“文革”也未曾動搖過,“文革”時期任用領導人不可能是不學無術的人;那時軍隊系統轉業大都充實干部隊伍,即使如此也要考慮德才兼備,讀書是成才的重要途徑。哪怕馬背上打天下的蒙元,也需要“文武兼備”;蒙元招募漢族工匠,更有大量知識分子充實朝廷,見諸鑿鑿史實。

  因此“讀書做官論”很難被批倒,所謂“批判”,很可能是場政治運動。總是有人拿1957年“反右”作為例證,證明1957年虐待知識分子,是“知識無用論”的濫觴;然而我今天要反駁,1957并非針對知識分子,而是一次政治運動,他是1949年革命的延續,低烈度的延續。我沒有證據只有解釋:中國治亂循環“周期律”下每個新朝代,都會發生一次類似1957年“反右”,最著名的莫過于“焚書坑儒”。然而這一切都不能證明“讀書無用論”,只能證明是政治運動。

  為什么說問題在“讀書做神”?昨天我在《演角色與演自己:當下中國影視演員與古代中國巫儺是同一撥人》談了這方面問題,雖然對象是演員,也適用于讀書人。古代中國稍有成就(比如會寫詩詞)的讀書人,普遍具有神格意志。儒家的“三不朽”最高原則:立德、立功、立言,前兩項完全虛假,純粹在意第三項“立言”。古代中國讀書人最高成就就在“立言”上大做文章;天子重英豪,文章過爾曹;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分明就是個做“神”的動機。上世紀六十年代末我還懵懂初醒男孩,剛會閱讀書寫,我至今記得一個伙伴,我去他家時,他從枕頭邊拿出一樣東西示我,原來是他寫的一篇文章叫《過年》。我至今記得他臉上洋溢的一陣快意,我至今無法用文字筆觸去表達,他的嘴角、眼神,4392快臉部肌肉的組合。原來他的這篇文章已被班主任老師選中,將要登載在教室的黑板報上。

  那種快意只有做神才能擁有的。當然那已是二十多年后我在回憶那張快意之臉意味著什么時,才意識到的。我還是延續昨天的觀點:中國沒有最高“神”,然而人人具有做“神”的動機,除了舟舟【注】,“讀書做官”只是曲線做神。只批“讀書做官”不批“讀書做神”,那是永遠批不倒的。

  【注】

  二十年前上海家喻戶曉的人物:一個癡呆患兒,他的父親是某樂團指揮,父親好奇患兒專注音樂,讓其拿起指揮棒,結果驚動四座。患兒舟舟完全沉醉于音樂本身,指揮棒與音樂的配合天造地設。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辽宁福彩35选7规则